要污不矜持

挖坑是一定的,这辈子都要挖坑的。
我流羡澄双吹。日常ball他们去结婚。
丧尸系写手(对你没看错)日常又丧又尸。
废话超多,是话唠本唠了。正经写文少,日常逼逼多。
不是个好人(×),请慎关。
最后,旁友,扩列吗?

【湛澄】同桌的你(3)

   今天才突然想起明天就中考了。这篇存稿是半个小时左右赶出来的,bug极多,我周六日有时间会改的。这是我专门为你更的,考试加油啊!看在我期末考还没来的份上,就把我的欧气借给你几天吧!你一定可以的!!! @烧子鹅
   *我流湛澄
   *人物ooc严重
   *逻辑已死,文笔极渣
   如果ok,以下正文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然而,世界上总会出现些许意外,将你的计划全盘打乱。
  吃完饭后,江澄就随着聂怀桑回了宿舍。除了聂怀桑,他和宿舍其他人都不太熟。所以聂怀桑特地陪着他,让别人先回去了。
  虽然江澄并没有说什么,可他已经在心里记下了聂怀桑的人情。
  吃饱喝足让江澄原本郁闷的心情好了那么一星半点,但可惜,这种好心情也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  刚推开门,江澄就感觉到了宿舍中微妙的气氛。
  聂怀桑在他身后,看不见宿舍里的场景。见他迟迟不进去,不明所以的探出头查看“江兄,你怎么还不――”
  话音戛然而止,因为他看见了站在屋子中间的蓝湛,手里拎着那件被打湿的衣服,冷漠的看着他们。
  江澄面无表情的回望着他,可握着门把的手却越来越用力。聂怀桑撇了一眼,默默为这可怜的小东西哀悼。
  “你干的?”蓝湛终于开口了,语调平淡,让人听不出喜怒。
  “如果你是指被打湿,那很抱歉,是我做的。如果是指被泼上的可乐,那就与我无干。”相较于蓝湛的冷淡,江澄的语气更多是冷漠乃至到了冷酷的境地。
  不管是用力到指节发白的手,还是他暗沉的眼神,无一不彰显着一个讯息:他很生气。
  江澄不是傻子,从他看见蓝湛和他手里仍滴着可乐的衣服起,他就下意识扫视了遍宿舍里的人。
  那几个人避开了他的目光,其中一个甚至还轻轻抖了抖。
  江澄觉得这不对,很不对。
  “证据。”蓝湛依旧很冷静。他没有立刻就怪罪江澄,而是平静的询问,这让江澄的怒火平息了些,连带着对蓝湛的印象也好了不少。
 “我是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。”江澄说着,似笑非笑的睨了眼旁边的人“可你又为什么觉得是我做的呢?”
  蓝湛还没开口,倒是刚刚发抖的那人先沉不住气了“先前我们都下去了,只有你一人在宿舍,不是你干的还能是谁?”
  ‘果然如此。’江澄在心里冷笑一声,看着那群人强自镇定的模样,忽然就不想争辩什么了。
  他觉得这样真的很没意思,他也没想到第一次来宿舍就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  他看向蓝湛,扬了扬下巴“你觉得呢?”
  蓝湛沉默片刻,摇了摇头。
  江澄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轻笑一声,原本眼里的阴霾就此消失“衣服我会赔你的,先走一步,再见。”
  此时聂怀桑终于回过神来,一把拉住想离开的江澄,问道:“这么晚了,等下还要上课呢,江兄你要去哪?”随后又转头看着宿舍里的人,皱了皱眉,向蓝湛解释到“呃,那个……这都是误会。我可以保证,这绝对不是江兄干的。我刚刚一直和他在一起,我们下去时――”“怀桑”江澄打断了他的话“不用说了,反正我也不想和一群搬弄是非的小人住在一起。”
  聂怀桑还想再劝,却被江澄拍了拍肩“今天多谢了,我欠你个人情,有事去1班找我和魏婴。我走了。”
  说完,江澄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蓝湛静静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没有阻拦,也没有责备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  聂怀桑看着那群做贼心虚的人,张口似想说些什么,但最终也只是摇了摇头,叹息一声,走向。
  饶是他平时口才出众,善于打圆场,面对这些人,也没了说话的欲望。
  突然,他惊呼一声,拍了拍脑袋,道:“糟了,江兄东西没拿,他伞还在阳台放着呢,等会下雨怎么办?”
  这时,一直保持沉默的蓝湛突然开口,道:“我给他。”
  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聂怀桑有些犹豫,毕竟怎么看,蓝湛和江澄都应该很讨厌对方。
  “同桌”蓝湛淡淡解释到。
  聂怀桑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。在心中感叹了番江澄几乎为负值的运气,默默将东西递了过去。
  毕竟蓝湛天天冷着一张脸,拒人于千里之外,好不容易开次口,他可不想得罪蓝湛。
  蓝湛接过东西,小心放好。想了想,不顾别人难看的脸色,将那件浸了可乐的衣服直接丢进了垃圾桶,收拾好东西便离开了宿舍。
  
  
  
  

评论(7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