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污不矜持

挖坑是一定的,这辈子都要挖坑的。
我流羡澄双吹。日常ball他们去结婚。
丧尸系写手(对你没看错)日常又丧又尸。
废话超多,是话唠本唠了。正经写文少,日常逼逼多。
不是个好人(×),请慎关。
最后,旁友,扩列吗?

【湛澄】同桌的你(2)

  我流湛澄
  人物ooc极度严重。
  逻辑已死,文笔为零。
  如能接受,以下正文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雨下的很大。虽然撑着伞,但衣服还是逃不过被水打湿的命运。
  江澄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粘在身上的衣服,加快了脚步。
  等跑到宿舍楼下时,江澄的衣服早已湿了大半。一阵风刮过,他忍不住抖了抖。
  迈着被雨水泡的有些麻木的脚,江澄暗自庆幸当初开学时,听了江厌离的话,在宿舍里备了几套换洗的衣物。
  但想到自己的宿舍,江澄略有些不安。当初他和魏无羡到宿舍时,里面空无一人。他们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去过。
  怀着一颗期待和不安的心,江澄推开了宿舍门。
  宿舍里瞬间安静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门口。江澄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儿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  “怎么了?怎么突然都不说话了?”一个人边嚷嚷边从阳台走了进来。在看见江澄的时候动作一顿,随后大喜过望的扑了过去“江兄!”
  江澄条件反射般侧身躲过,伸手拉住快要摔倒那人的衣领。“聂,聂怀桑?”
  聂怀桑稳了稳身形,转身死死抱住江澄的手臂。“呜呜呜江兄,没想到我们居然在一个宿舍。这么说来,另一个空着的床位一定是魏兄的吧?这就是缘分啊!”
  江澄一脸嫌弃的推开聂怀桑的脑袋,拍了拍自己的衣袖。无视聂怀桑控诉的眼神,江澄清了清嗓子,缓缓开口道“我现在比较想去洗个澡,有什么事晚点再说。如果你再拦着我……”江澄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“小心你的狗腿。”
  “当,当然了。江兄你请。”聂怀桑抖了抖,扯出一抹笑,忙不迭的让开。
  江澄满意的点点头,从柜子里翻出衣服,就向浴室走去。
  不过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。聂怀桑摸着下巴,纠结了会儿,发现自己实在想不起来,干脆抛在一边,不管了。
  在和众人商量过后,聂怀桑敲了敲浴室的门“江兄,我们先下去吃饭了哈。要不要给你带一份?”
  “不用了,我还要收东西。等下我自己去吃。”江澄的声音透过门板穿出,有些闷闷的。“对了怀桑,你们有没有人把衣服挂浴室了”
  “恩?没有啊。怎么了吗?”聂怀桑一头雾水的问道。
  “这里有件校服,不知道是谁的。而且……我不小心把这件衣服弄湿了……”江澄手里拎着不知道是谁的校服,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不知为何,他总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  “校服……校服……”聂怀桑小声嘀咕着,努力回想刚刚有谁用过浴室。“啊――!我知道是谁的了!”
  “啧,知道就说,叫这么大声干嘛?”江澄不满的看着他,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耳朵。
  “完了,完了。怎么偏偏就是他的呢。”聂怀桑焦急转着圈,嘴里不住念叨着。
  江澄被他转的头晕,一巴掌按在他头上,迫使他停下“别晃了,说吧究竟是谁的?”
  “江兄啊,这下可麻烦了。你还记得蓝家那个小古板不?”
  “蓝湛?”江澄愣了愣,回过神后有些艰难的问道“你是说……这是蓝忘机的?”
  “对对对!”聂怀桑拼命点头“而且他还有洁癖,不太喜欢和人接触。幸好这衣服只是打湿了一点,你先晾会儿,等他回来再道个歉,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  “啧,怎么偏偏就是他的……”一想起蓝湛离开时那微妙的眼神,江澄就有些头疼。“也就是说,我不仅要和他同班,还要和他同宿舍?”
  “江兄,你加油。”聂怀桑肃然起敬。
  经过这么一出,江澄也没有心情继续留在宿舍了。犹豫片刻,还是决定和聂怀桑一道去食堂吃饭。
  临走前,他最后看了眼挂在床前的衣服,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  ‘等回来在和人好好道歉吧。’
  
     tbc.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 文后逼逼:说更新,就更新,做人就是这么肛。(闭嘴,滚回去做你的作业去吧。)我居然更了这一篇,没想到吧?是不是根本没有印象啊?因为我本来想弃了啊!!!哈哈哈!!!(你他妈!!!)
    咳,求评论,求评论,求评论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)哪怕扣个1让我知道你们来过也好哇。每次看着空荡荡的评论区我的心里都超级难受的QwQ

评论(14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