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污不矜持

挖坑是一定的,这辈子都要挖坑的。
我流羡澄双吹。日常ball他们去结婚。
丧尸系写手(对你没看错)日常又丧又尸。
废话超多,是话唠本唠了。正经写文少,日常逼逼多。
不是个好人(×),请慎关。
最后,旁友,扩列吗?

【羡澄】牵丝戏(1)

  许久没写文,文笔越来越渣了。
  文笔渣烂到极致警告。
  我流羡澄,人物ooc极其严重警告。
  我不会说结局he还是be我没想好的……
  衷心祝愿您食用愉快。您对我渣文笔的包容是我莫大的荣幸。
  以下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魏无羡是一个人偶师。
    若说他为什么会选择成为一个人偶师,大抵和他过去的经历脱不了干系。
    魏无羡自幼便失去双亲,不得不靠流浪乞讨为生。当同龄人还依偎在父母怀里,撒着娇讨要糖吃,魏无羡已经学会如何在野外制作陷阱,打猎觅食;当同龄人还在学堂里,跟着先生念叨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魏无羡已经明白该如何在这个残酷的社会里,踏着别人,一步步地往上爬。
    人间冷暖,他尝了个遍。而他做这一切的目的,不过是找到一个能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。
    只要能真心的待在他身边就好。
    可后来,魏无羡得到了他想要的金钱,地位,名声,却独独没有这一份真心。
    那些人不过是为了利益才找上他,虚伪的笑脸让魏无羡胃里一阵恶心。
    于是他累了,倦了。他不再对人类抱有希望。
    有一天,他忽然想起了人偶。
    他决心做出一个有意识的人偶来。
    他丢下了现有的一切,云游四方,想找出最好的材料,做出一个最好的,独属于他的人偶。
    所有人都觉得魏无羡疯了,但他明白自己很清醒。因为他知道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。
    一年,两年,三年……
    渐渐的,人们不再劝阻他。又过了几年,魏无羡这个名字开始被人们遗忘。
    到了第十三年,只有极少数人还记得,曾经有过一个魏无羡。
    所以也不会有人知道,魏无羡真的成功了。
    他花费了整整十三年,终于造出了他的人偶。
    “可我没想到这个人偶会像个大爷似的使唤我。”魏无羡苦着张俊脸,委屈巴巴的蹲在角落里烧水。
    “怎么,不乐意?那你现在把我扔火堆里,一并烧了得了。”江澄倚在墙边,挑了挑眉,勾起一抹冷笑。
    “哪能啊,为澄澄服务是我的荣幸。”魏无羡谄媚的笑着,小心翼翼的蹭到江澄身边,一把搂住他的腰。
    “澄澄啊……”“干嘛?”江澄满脸嫌弃的看着他,却也没将人推开。
    魏无羡见状,胆子更大了些。将头埋入江澄颈间,蹭了蹭。半晌,开口道:“我们去江南好不好?”
    “……怎么突然想到去江南了?”许是察觉到魏无羡的不对劲,江澄的神色略微柔和了些。
    “没什么,就是江南风景好,想带你去看看。”魏无羡低低的笑着,几缕发丝随着他的动作滑下,落在江澄肩头。
    江澄心说江南风景好是好,但我早就看惯了。但他也只是眨了眨眼,抿唇不语。
    魏无羡发丝贴着他的裸露脖颈,软软的,凉凉的,带着丝丝痒意,让江澄不住心颤。
    他深吸口气,一把将人推开。末了,还面带嫌弃的拍了拍肩。
    魏无羡:……
    “江澄你居然嫌弃我!”魏无羡眼里的委屈简直要溢出来了。
    “就嫌弃你,怎么了?有意见也给我憋着,别嚷嚷。”江澄冲他翻了个白眼“收拾好东西了再跟我提去江南的事儿。现在,给我烧你的水去!”
    说罢,绕开一旁虎视眈眈,想要再次扑上来的魏无羡,径直走出了房门。
    “澄澄你干嘛去啊!”魏无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江澄头也不回的冲他摆了摆手“遛狗。某位狗怂就别跟着了。”
    魏无羡听见狗字时抖了抖。他看着江澄离去的背影,嘴唇微动,似乎想说些什么。然而最终,他也只是叹了口气。悠悠起身,关了房门,接着看他的炉子。
    “时间不多了……”魏无羡蹲在火炉前,垂着头,低声呢喃道。
    火苗不断跳跃着,照亮了他俊朗的面容。同时,也照亮了他唇边的那抹苦笑。
    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 ――――tbc.――――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6)
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