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污不矜持

挖坑是一定的,这辈子都要挖坑的。
我流羡澄双吹。日常ball他们去结婚。
丧尸系写手(对你没看错)日常又丧又尸。
废话超多,是话唠本唠了。正经写文少,日常逼逼多。
不是个好人(×),请慎关。
最后,旁友,扩列吗?

  翻了翻我的首页……我想清空重来肿么破???


  原来我还有这个号???


  那什么,上学,先遁。

是置顶!

  你好,这里矜持。丧尸系文渣一枚。
  还喜欢江晚吟,是羡澄双吹。不喜欢墨香,是墨香黑。
  不干主动挑衅的事但也拒绝洗白墨香。
  写的文章都会收在tag[要污不矜持]里,可以自行去翻。或者可以去看文章整理。前排指路,请往右边看→【hello,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文章整理哦!
  是话痨唠本唠没错了,但是聊天废。
  日常不嗑药。如果不嫌弃,欢迎来和我逼逼。
  最近目标是成为一个温柔的人(我jio得不行)
   想起来自己好久没填坑了所以最近会试着努力(?)
    嗯,我想把旧文修改完先。
    我会努力的!

  所以说,王镜泽定律是可怕的,它拥有着无穷的威力……

是啊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写的真他妈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@卿祭泉

还有,这个人是魔鬼!!! pick你了!!!@妄邪 

在线大型掉粉宣言(占tag致歉)

   最近心里真的很乱。
   从开学起,我就一直很忙,圈子基本淡了,完全处于只产不看的状态,对于各种消息都非常不灵通。这次要不是有人告诉我,我可能现在都不知道。
   首先,我也打算去看看浩然剑,看看那边那个江澄,但是融梗已经很明显了,现在还在妄图给墨香,给江澄洗白的人,你们这么做不仅帮不到江澄,而且对于他来说是一种侮辱。依着江澄的性子,是决计不会希望我们这么做的。
   错了便是错了,我们必须承认。只是这个错不是我们的,更不是江澄的,而是墨香铜臭的。
   从一开始,这位女士就不喜欢江澄。不提什么让他下跪道歉,就算把这当做是她不成熟吧。可从别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出来,她不喜欢他。若是喜欢,又怎么可能说出那些话
   我其实很不理解,既然把这个人物创作出来了,为何会这么讨厌他?现在我终于知道了,怪不得不疼,合着压根不是亲生的。
   我进澄圈的时候,比起现在圈子里真的很冷。那个时候忘羡cp粉,魏无羡个人粉,蓝忘机个人粉,甚至温宁个人粉对江澄的唾弃我都见过。喜欢他不算久,但也绝对不短。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雨没见过?该撕就撕,该怼就怼。亲妈不疼,还有我们爱他。我们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们喜欢他,可以正大光明的告诉别人,我就是金凌的舅妈!
  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,原来我们喜欢的那个人,从一开始就是复制别人产生的。
   若是江澄有选择的机会,他绝对是宁愿自己从未出现过,也不想当别人的复制品。
    那些说着这两本书里的江澄都不是一样的,还指着那可笑的调色盘说,不信你看!哪哪哪都不一样的人,我只想说:去你妈的。你抄东西会抄一模一样的?现在的小学生抄作业都知道要改几个答案,更何况墨香这么大一个人。
    说实话,我从未这么讨厌过一个人。打从以前我就不喜欢墨香,是因为她对江澄的态度,也是因为圈子里发生的太多事,让我对这个人实在喜欢不起来。可我虽然讨厌她,也会抱怨她哪里哪里不好,但起码会因为她创造了江澄这个人物而尊重她――哪怕她并不喜欢这个人。如果有人怼她时说的太过分,也会提醒那个人注意分寸。
   但从现在开始,这份尊重也荡然无存。
   我有多喜欢江澄,我的心上就被扎了多少把刀。每道伤口都是新鲜的,都在淌着血。一想起这件事,就等同于拿着刀不断的剜着自己的心脏。
   当初唐七出事,自己可以云淡风轻的旁观。可那时的我,想必从未想过,有一天这种事会落到自己身上。
   我至今为止从未恨过人,如今竟是觉得自己对墨香生出了恨意。
   我爱惨了江澄,也因为爱他,所以我接受不了对墨香的洗白。
   我还是那句话,我拒绝任何洗白的行为。列表里墨香的粉丝,如果想和我好好相处,请不要在我面前说墨香多好,也不要和我说她好可怜。如果你觉得我关于墨香的言论有失分寸,我会根据情况收回,但如果你是说她没有,她哪里哪里好,对不起,我目前空着的黑名单随时欢迎你。
    对于上面那条接受不了的,而且不想和我好好相处的,取关吧。互相不见还是最好的。
    下面的话是和各位舅妈说的。
    我知道,这几天大家都不容易。我们都是真心爱他,出了这些事后大家都很迷茫。
    融梗我们都不能接受,但这么多年的感情也不是说放下就可以放下的。起码我就放不下。
    对,我还是放不下他。即便我知道这是不对的,融梗是不好的,可我就是放不下他。我很痛恨这样的自己,但我还是决定跟从自己的心。
   继续喜欢他,就是我极大的私心。
   对于浩然剑的江澄和其作者,我感到非常抱歉。
   或许是先入为主,或许是内心情感作祟。我仍然认为,这两个江澄是不一样的。不是不相似,而是不一样。
   他的家世,他的经历,他所在的世界,都注定了他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。我爱他,爱他与浩然剑江澄相似的部分,更爱他独特的闪光点。所以我想说,我们喜欢的江澄就是我们的江澄,不是别的什么人。
   只是我们终究不能理直气壮的说:我们喜欢魔道祖师的江澄!
   所有喊着我就是喜欢江澄管他是不是抄袭或就算抄袭我也爱他,我就是要吹爆他的。
   我操你妈。
   如果关注我的有这样的人,请您立刻取关谢谢。
   还有,我知道大家最近都很丧。但这不是丧就能解决的事。不愿听不愿看是自欺欺人的表现,对解决问题毫无帮助。
   长痛不如短痛,早点认清自己的心也好。
   最后是有关cp。我的坑会填,只是我暂时会把tag撤了。或许是为了冷静几天,也或许是因为我对浩然剑的愧疚。总之过后我会把tag撤了。以后会不会再补回来尚且不知。
    至于那些被我删了是坑,我就不标有关cp的tag了,以后大概也会补档。
   提前申明:我不打算引战。
   我不吃官配,而且我也确实拆了官配。
   我喜欢什么cp是我自己的事情,我觉得萌点戳我我就愿意吃。我圈地自萌,不去惹事就好。事实证明我以前也是这样的。除了cptag,魔道tag包括个人tag我都没标过,哪怕是江澄的。这几天是我第一次打上江澄tag。
   因为我的不愿惹事,我也的确没怎么被牵扯到过。
   现在也是一样。喜欢忘羡的,我尊重你们的喜欢。但如果跑来对我指指点点,请你趁早滚蛋!
   为什么我很多吃忘羡,甚至粉墨香的朋友能和我愉快相处?那是因为我们尊重彼此,我们懂得不去踩对方的底线。
   我希望大家都是理智的人。
   应该没有什么在需要强调的了,就算有我暂时也想不起来。这篇是我现码的,想到什么就写了什么 ,如果以后还有什么想法我会补充。
   最最后,我喜欢江澄江晚吟,真的很喜欢很喜欢。
   人都是自私的,我也不例外。
   对不起。
   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 补充:关于究竟有没有融梗这件事,大家自由心证就好。这几天我也挺乱的,言语可能偏激。希望大家不要被任何人,包括我给带节奏了  
   我个人觉得,这两个江澄是相似的,融梗已锤,mx言论不会接受了。
   但我真的很喜欢他。所以我会默默的把他放在心尖上,继续喜欢他。只是不会再大肆宣扬,毕竟这对浩然剑作者是一种伤害。
   我应该算是半退圈了,以后也不会太关注圈里的事。
   那些走了的舅妈们,我祝福她们能在别的地方继续开心快乐的吃粮产粮。我很敬佩她们,这段感情想要放下不是那么容易的,她们心里怕是比我们还要疼上几倍。
   但是我相信,不管是已经退圈了的舅妈,还是选择留下的舅妈,我们都不会让别人欺负江澄。
   这是我们放在心尖尖上宠着的人,怎容他人伤害?
   不管以后我会不会离开这个圈子,只要有人和我说江澄被人欺负了,我随时都会冲回来把那些欺负他的人通通打出去。
   那些离开的舅妈们想必也会如此。
   话我就放在这了,别以为走了人江澄就是好欺负的。
   想动他,我们绝不答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7.27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就,很不爽。

  啊,之前一直没时间,这几天去刷了下天官番外,只想骂娘。拉踩水风兄弟不要太明显好不好?!!!还有新修版的青玄和黑水怎么了???黑水已经被mx彻底拿去玩梗了吗?我的青玄小天使去哪了???文里这个傻逼究竟是谁啊??裴将军呢?他不管青玄的吗?水哥临终托孤(?)证明他非常相信这位好基友,而且以裴茗的性格来讲,就算水哥不说他也会帮他照顾青玄的,更何况他还答应下来了。真心觉得mx飘了,根本不走心。倒还不如不改。幸好水哥死的早,不然还不知要崩成什么样呢。

【湛澄】同桌的你(3)

   今天才突然想起明天就中考了。这篇存稿是半个小时左右赶出来的,bug极多,我周六日有时间会改的。这是我专门为你更的,考试加油啊!看在我期末考还没来的份上,就把我的欧气借给你几天吧!你一定可以的!!! @烧子鹅
   *我流湛澄
   *人物ooc严重
   *逻辑已死,文笔极渣
   如果ok,以下正文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然而,世界上总会出现些许意外,将你的计划全盘打乱。
  吃完饭后,江澄就随着聂怀桑回了宿舍。除了聂怀桑,他和宿舍其他人都不太熟。所以聂怀桑特地陪着他,让别人先回去了。
  虽然江澄并没有说什么,可他已经在心里记下了聂怀桑的人情。
  吃饱喝足让江澄原本郁闷的心情好了那么一星半点,但可惜,这种好心情也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  刚推开门,江澄就感觉到了宿舍中微妙的气氛。
  聂怀桑在他身后,看不见宿舍里的场景。见他迟迟不进去,不明所以的探出头查看“江兄,你怎么还不――”
  话音戛然而止,因为他看见了站在屋子中间的蓝湛,手里拎着那件被打湿的衣服,冷漠的看着他们。
  江澄面无表情的回望着他,可握着门把的手却越来越用力。聂怀桑撇了一眼,默默为这可怜的小东西哀悼。
  “你干的?”蓝湛终于开口了,语调平淡,让人听不出喜怒。
  “如果你是指被打湿,那很抱歉,是我做的。如果是指被泼上的可乐,那就与我无干。”相较于蓝湛的冷淡,江澄的语气更多是冷漠乃至到了冷酷的境地。
  不管是用力到指节发白的手,还是他暗沉的眼神,无一不彰显着一个讯息:他很生气。
  江澄不是傻子,从他看见蓝湛和他手里仍滴着可乐的衣服起,他就下意识扫视了遍宿舍里的人。
  那几个人避开了他的目光,其中一个甚至还轻轻抖了抖。
  江澄觉得这不对,很不对。
  “证据。”蓝湛依旧很冷静。他没有立刻就怪罪江澄,而是平静的询问,这让江澄的怒火平息了些,连带着对蓝湛的印象也好了不少。
 “我是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。”江澄说着,似笑非笑的睨了眼旁边的人“可你又为什么觉得是我做的呢?”
  蓝湛还没开口,倒是刚刚发抖的那人先沉不住气了“先前我们都下去了,只有你一人在宿舍,不是你干的还能是谁?”
  ‘果然如此。’江澄在心里冷笑一声,看着那群人强自镇定的模样,忽然就不想争辩什么了。
  他觉得这样真的很没意思,他也没想到第一次来宿舍就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  他看向蓝湛,扬了扬下巴“你觉得呢?”
  蓝湛沉默片刻,摇了摇头。
  江澄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轻笑一声,原本眼里的阴霾就此消失“衣服我会赔你的,先走一步,再见。”
  此时聂怀桑终于回过神来,一把拉住想离开的江澄,问道:“这么晚了,等下还要上课呢,江兄你要去哪?”随后又转头看着宿舍里的人,皱了皱眉,向蓝湛解释到“呃,那个……这都是误会。我可以保证,这绝对不是江兄干的。我刚刚一直和他在一起,我们下去时――”“怀桑”江澄打断了他的话“不用说了,反正我也不想和一群搬弄是非的小人住在一起。”
  聂怀桑还想再劝,却被江澄拍了拍肩“今天多谢了,我欠你个人情,有事去1班找我和魏婴。我走了。”
  说完,江澄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蓝湛静静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没有阻拦,也没有责备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  聂怀桑看着那群做贼心虚的人,张口似想说些什么,但最终也只是摇了摇头,叹息一声,走向。
  饶是他平时口才出众,善于打圆场,面对这些人,也没了说话的欲望。
  突然,他惊呼一声,拍了拍脑袋,道:“糟了,江兄东西没拿,他伞还在阳台放着呢,等会下雨怎么办?”
  这时,一直保持沉默的蓝湛突然开口,道:“我给他。”
  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聂怀桑有些犹豫,毕竟怎么看,蓝湛和江澄都应该很讨厌对方。
  “同桌”蓝湛淡淡解释到。
  聂怀桑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。在心中感叹了番江澄几乎为负值的运气,默默将东西递了过去。
  毕竟蓝湛天天冷着一张脸,拒人于千里之外,好不容易开次口,他可不想得罪蓝湛。
  蓝湛接过东西,小心放好。想了想,不顾别人难看的脸色,将那件浸了可乐的衣服直接丢进了垃圾桶,收拾好东西便离开了宿舍。
  
  
  
  

【湛澄】同桌的你(2)

  我流湛澄
  人物ooc极度严重。
  逻辑已死,文笔为零。
  如能接受,以下正文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雨下的很大。虽然撑着伞,但衣服还是逃不过被水打湿的命运。
  江澄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粘在身上的衣服,加快了脚步。
  等跑到宿舍楼下时,江澄的衣服早已湿了大半。一阵风刮过,他忍不住抖了抖。
  迈着被雨水泡的有些麻木的脚,江澄暗自庆幸当初开学时,听了江厌离的话,在宿舍里备了几套换洗的衣物。
  但想到自己的宿舍,江澄略有些不安。当初他和魏无羡到宿舍时,里面空无一人。他们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去过。
  怀着一颗期待和不安的心,江澄推开了宿舍门。
  宿舍里瞬间安静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门口。江澄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儿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  “怎么了?怎么突然都不说话了?”一个人边嚷嚷边从阳台走了进来。在看见江澄的时候动作一顿,随后大喜过望的扑了过去“江兄!”
  江澄条件反射般侧身躲过,伸手拉住快要摔倒那人的衣领。“聂,聂怀桑?”
  聂怀桑稳了稳身形,转身死死抱住江澄的手臂。“呜呜呜江兄,没想到我们居然在一个宿舍。这么说来,另一个空着的床位一定是魏兄的吧?这就是缘分啊!”
  江澄一脸嫌弃的推开聂怀桑的脑袋,拍了拍自己的衣袖。无视聂怀桑控诉的眼神,江澄清了清嗓子,缓缓开口道“我现在比较想去洗个澡,有什么事晚点再说。如果你再拦着我……”江澄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“小心你的狗腿。”
  “当,当然了。江兄你请。”聂怀桑抖了抖,扯出一抹笑,忙不迭的让开。
  江澄满意的点点头,从柜子里翻出衣服,就向浴室走去。
  不过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。聂怀桑摸着下巴,纠结了会儿,发现自己实在想不起来,干脆抛在一边,不管了。
  在和众人商量过后,聂怀桑敲了敲浴室的门“江兄,我们先下去吃饭了哈。要不要给你带一份?”
  “不用了,我还要收东西。等下我自己去吃。”江澄的声音透过门板穿出,有些闷闷的。“对了怀桑,你们有没有人把衣服挂浴室了”
  “恩?没有啊。怎么了吗?”聂怀桑一头雾水的问道。
  “这里有件校服,不知道是谁的。而且……我不小心把这件衣服弄湿了……”江澄手里拎着不知道是谁的校服,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不知为何,他总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  “校服……校服……”聂怀桑小声嘀咕着,努力回想刚刚有谁用过浴室。“啊――!我知道是谁的了!”
  “啧,知道就说,叫这么大声干嘛?”江澄不满的看着他,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耳朵。
  “完了,完了。怎么偏偏就是他的呢。”聂怀桑焦急转着圈,嘴里不住念叨着。
  江澄被他转的头晕,一巴掌按在他头上,迫使他停下“别晃了,说吧究竟是谁的?”
  “江兄啊,这下可麻烦了。你还记得蓝家那个小古板不?”
  “蓝湛?”江澄愣了愣,回过神后有些艰难的问道“你是说……这是蓝忘机的?”
  “对对对!”聂怀桑拼命点头“而且他还有洁癖,不太喜欢和人接触。幸好这衣服只是打湿了一点,你先晾会儿,等他回来再道个歉,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  “啧,怎么偏偏就是他的……”一想起蓝湛离开时那微妙的眼神,江澄就有些头疼。“也就是说,我不仅要和他同班,还要和他同宿舍?”
  “江兄,你加油。”聂怀桑肃然起敬。
  经过这么一出,江澄也没有心情继续留在宿舍了。犹豫片刻,还是决定和聂怀桑一道去食堂吃饭。
  临走前,他最后看了眼挂在床前的衣服,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  ‘等回来在和人好好道歉吧。’
  
     tbc.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 文后逼逼:说更新,就更新,做人就是这么肛。(闭嘴,滚回去做你的作业去吧。)我居然更了这一篇,没想到吧?是不是根本没有印象啊?因为我本来想弃了啊!!!哈哈哈!!!(你他妈!!!)
    咳,求评论,求评论,求评论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)哪怕扣个1让我知道你们来过也好哇。每次看着空荡荡的评论区我的心里都超级难受的QwQ